<output id="cba2j"></output>

<td id="cba2j"></td>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

      1.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

        熱門收索: 李虹霖 拍賣 秋拍 收藏

        中國書畫網 > 藝術資訊 > 焦點 >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來源:未知 作者:編輯:中國書畫網

              看幾十年前中國的動畫片,常常猶如在看一幅幅美妙的藝術品。那是因為最初搞動畫的一代人,從美術設計到動畫設計、導演等,幾乎都是繪畫出身。美影廠也提倡請藝術界、美術界的一些同仁來幫忙。“美術片”一詞由是不脛而走。多年之后,再次回看這些動畫,依然為繪畫大家們“跨界”創作出的一幅幅畫作所感嘆。
         
              韓羽
              作品:《三個和尚》《超級肥皂》《絲腰帶》《八百鞭子》等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韓羽(1931—)

              關于韓羽,一直以來眾說紛紜,國畫界說他畫的是漫畫,漫畫界說他的畫是國畫,又有人稱他的畫是“現代派”,而韓羽本人,卻自稱為“土鬧兒”。韓羽生性率直,不依傳統模式所行,喜不尚修飾的韻味。韓羽作畫,偏愛信手拈來、逸筆草草,他畫的是感受、愿望,畫“應該如此”而非“本該如此”,以至于“日常所見”在韓羽的筆下就成了變形夸張的獨特語言。他的畫粗看稚拙,再看耐人尋味。因此,有人說:“看見韓羽的畫就想笑,笑過之后還是覺得意思挺多的”。
         
              韓羽參與美術片緣于著名動畫導演、編劇錢運達先生。一日,錢運達偶然在《連環畫報》上看到了韓羽的連環畫《一條絲腰帶》,此畫風和其它畫家的風格不太一樣,很有味道,特別適合拍成剪紙片。于是,一個下雨天,錢運達從河北農村的土莊兒里愣是把這位“土鬧兒”給挖了出來。由此,韓羽的創作概念伸展到了美術片里。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三個和尚》劇照

              在美術片中,韓羽的畫風多數偏于漫畫風格,民間造型的幽默自然和兒童繪畫的稚拙天真在他手下悉數盡演。最著名的《三個和尚》是他簡化風格的極致,導演阿達也是個不走尋常路之人,“推陳出新”成了他倆合作的口號,在裝飾畫風當道的美術片界,他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創作出舉手投足帶有現代漫畫色彩,又凸現民族特征的三個怪和尚。他們也成了轟動國際,口味獨特的標桿式人物。該片獲得第一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美術片、第三十二屆西柏林國際電影節短片比賽銀熊獎、菲律賓第二屆馬尼拉國際電影節特別獎等多項大獎。
         
              柯明
              作品:《天書奇譚》《紅軍橋》《張飛審瓜》等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柯明(1923—2014)

              說到繪畫大師在美術片中活躍最頻繁的,除了韓羽,就要數柯明了??旅鞯谝淮螢槊佬g片做造型,還要從美影廠遇見的一次難題說起。1964年,正是風搖雨動、正劇當道的年代,北影廠的編劇、周立波的夫人林藍寫了一個劇本,叫《紅軍橋》,聽名字即可知道它是現實革命題材的戲。劇本被交到了美影廠里,可這里面的英雄形象沒法像過去一樣做些變形夸張的處理?!都t軍橋》在美影廠里傳來傳去,都沒人敢接,后來交給木偶組的導演,最后也是無疾而終。在這期間,林藍把劇本發表在了人民日報的正版,作為美影廠的美術電影劇本發表了,這下不拍不行了!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柯明《紅軍橋》造型

              就在被“將軍”的時候,錢運達在街上逛連環畫書攤,看到一本連環畫,正是《紅軍橋》,作者柯明。翻開連環畫,錢運達發現這里面的造型處理得很有意思,正面人物大番用剪紙風格,反面人物多用漫畫風格,再用線條一串連,有味道!錢運達一下心里有底了。事不宜遲,錢運達馬上趕到南京,找到當時正在南京新華日報任職的柯明??旅饕灿X得有點意思——美術片這個行當以前只看過,沒做過,試試看吧。錢運達住在新華日報的招待所里,柯明白天上班,晚上回來就挑燈畫造型。一個禮拜后,《紅軍橋》里所有人物都定稿了,革命傳奇色彩和民間風味合而為一。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天書奇談》劇照

              做《紅軍橋》的過程,讓柯明覺得在美術片界大有可挖掘的靈感,接下來的多次合作也證實了他的想法。擅于將民間藝術形式融于繪畫創作的柯明,加入了美術片聯盟之后,也帶來了許多傳統的民間味道,最成功并廣為人知的《天書奇譚》,柯明用漫畫的手法將木版年畫、門神、版畫、玩具、泥娃娃……捏在一塊,令人驚嘆不已。
         
              張光宇
              作品:《大鬧天宮》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張光宇的48個表情 連拍照 1930年

              上世紀四十年代,正是時局動蕩之時。張光宇在流亡中看到流離失所的難民,看到慷慨激昂的群眾抗日行動,看到不戰而走的將官,看到大發國難財的投資商人……滿目瘡痍、哀鴻遍野的現實社會激發了張光宇的創作熱情,他伏在用木板、舊箱子和行李包草草搭就的“桌子”上,用三個月的時間完成了辛辣的連環畫《西行漫記》——至今仍被漫畫家、裝飾藝術家奉為經典。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西行漫記》1945年

              中國動畫電影創始人、著名導演萬籟鳴在看到這部連環畫之后,腦中響起一片嘩然之聲:他終于為背負多年夙愿的美術片《大鬧天宮》找到量身定做之人!張光宇的畫筆,裝飾風味極濃,吸收西方各派新鮮營養,又吸納了本民族精髓,與萬籟鳴心中幻彩肆意、驍勇矯健的孫猴子形象完美契合!他立刻找到張光宇與其弟張正宇,為美術片《大鬧天宮》造型。三番定稿后,成就了一個個值得細細玩味的神幻形象。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大鬧天宮》劇照

              張光宇兄弟與美術片的淵源由來已久,早在抗日戰爭時期,張光宇就先后在重慶、香港的三家電影制片公司主持電影美術工作,又試拍過美術片,這次為《大鬧天宮》設計造型絕非“玩票”性質的處女作。
         
              張光宇對于自己的從影經歷是這么說的:“我畫漫畫出身,但經常注意裝飾藝術……室內裝飾的壁畫、漫畫與電影結合的卡通、歷史畫、古代神話的插圖、古代神話及歷史古裝彩色電影應當是我最理想的工作。”
         
              張仃
              作品:《哪吒鬧?!?/p>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張仃(1917-2010)

              自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一直活躍在畫壇的張仃,其作品樣式很廣,漫畫、壁畫、焦墨山水、工藝、書法等。張仃真正與美術片打的交道僅有《哪吒鬧?!芬徊孔髌?。但在他的書桌上,卻一直放著一尊哪吒的石膏像!北京國際機場壁畫群中有一幅長達十五米的巨幅《哪吒鬧?!分夭时诋?,也是張仃一手打造。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壁畫 哪吒鬧海 原稿

              張仃和張光宇的風格很接近,兩人在生活中也是極好的老友,他們都擅于在古樸的民間造型中納入濃烈的裝飾風格。這也決定了《大鬧天宮》和《哪吒鬧?!烦蔀?ldquo;姐妹篇”,盡管它們相差20年,但它們都將中國神話幻彩氣質發揮到極致。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哪吒鬧?!穭≌?br />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哪吒鬧?!穭≌?/span>

              張仃塑造哪吒時,從農村孩子身上找到了哪吒的靈魂——天真、機智、勇敢,又從古代佛像身上找到哪吒的表情和樣貌。二者相融為一,哪吒便活脫脫地從蓮花里一躍而起!可以說,沒有張仃,就沒有存活在我們記憶中的頑童哪吒。
         
              齊白石
              作品:《小蝌蚪找媽媽》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齊白石(1864-1957)

              自古文人墨客,皆嗜好戲耍文墨之事,出題作詩成畫,盎然有趣。一日,老舍興致所至,給齊白石出了一題:以“蛙聲十里出山泉”為題作畫,既要表現出蛙聲,又不能出現青蛙。這題猶如“深山藏古寺”,何以為之?齊白石閉門幾日,終成一作。畫中幾只小蝌蚪逆水而游,像是在找尋故鄉和親人。而它們的爸爸媽媽,似乎正躲在旁邊大石頭底下,頗有興趣地看著他們嬉戲。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小蝌蚪找媽媽》海報

              1960年,美影廠決意將中國的水墨畫搬上銀幕,選誰家之作作為這首次墨韻革新之趣呢?國畫大師齊白石的“花鳥魚蟲”成為首選。而《蛙聲十里出山泉》的畫作精髓,亦成為這次水墨動畫的創作線索。畫師們依此為原型畫出了各自成趣、詼諧巧妙的青蛙、小雞、金魚和青蝦,賦予水墨國畫嶄新的童趣意味。此番美術片界的翻新小創作,乃是向一代大師齊白石的致敬禮。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李可染
              作品:《牧笛》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李可染(1907-1989)

             身為國畫大家的李可染,在水墨動畫沒有被開發前,自然是從不曾踏入美術片的境地。得知恩師齊白石的畫作被搬上銀幕后不久,身為徒弟的他,也因與特偉的一次巧遇,邁進美術片地盤,成就了田園牧歌經典之作《牧笛》。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牧笛》劇照

             題材是他屢屢不厭畫之的牧童與牛,李可染專為此畫了十幾張原稿。而牧童和牛的種種活動,就襯在長安畫派的佼佼者方濟眾的山水樹石之間,雍容恬靜的天地間,巧拙活脫——人們向往“桃花源”式的生活理想史詩悅動于銀幕。
         
              林風眠
              作品:《鷸蚌相爭》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林風眠(1900-1991)

              林風眠的20到25歲是在歐洲度過的,他像海綿一樣在西方藝術最盛滿之地吸收各種藝術精華。這段生活使林風眠回國后成為繪畫界“中西結合”最早的倡導者。林風眠不拘在水墨慣有常規,常用簡練的線條和闊筆墨塊勾勒水墨畫,從他畫作里,能夠清晰地看到西方藝術思維的存在,強烈涌現著他的個人風格。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林風眠《魚鷹小舟》紙本設色 31×34.5cm 1961年 中國美術館藏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鷸蚌相爭》劇照

              美術片導演胡進慶就是看中了這一格調。在林風眠的《魚鷹小舟》中,江畔和鷺勾勒出的畫面,恬靜得能看出作者寂寥的內心世界,單純的美使得胡進慶想把這幅水墨畫搬上銀幕??稍?983年,林風眠已經步入晚年,身體不便,于是,胡進慶和兒童美術畫家陸汝浩兩人合作,將林風眠畫作的形象再加工,創作出了《鷸蚌相爭》這部美術片,和大師筆下的寂寥不同,《鷸蚌相爭》變得生動有趣。依據成語故事改編,情節本就是趣味諷刺性質極足,加上林風眠的“在水一方”的情調,難怪《鷸蚌相爭》雖中國風味十足,卻又被譽為“國際型”美術片。
         
              韓美林
              作品:《狐貍打獵人》《狐貍送葡萄》《捉迷藏》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韓美林(1936-)

              韓美林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吉祥物“福娃”的創作者之一。吉祥物一亮相,立刻引來了各界眾說紛紜,尤其眾多網友的“炮轟”不絕于耳。但是,若是網友們看看20年前韓美林為美術片《狐貍打獵人》創作的造型,也許會改變看法。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極具裝飾風格的《狐貍打獵人》

              韓美林是位涉獵廣泛而多產的藝術家,他將中國畫、書法、雕塑、雕刻、陶瓷、青銅、剪紙藝術、民間工藝作品……各中滋味均嘗遍。不拘形式的韓美林對于題材內容卻甚是專一,在他還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喜好畫動物。也許正是因為韓美林的形式多樣和動物主題,特偉才把他力薦給剪紙片《狐貍打獵人》的導演胡雄華。胡雄華對于這部剪紙片寄予很大希望,他在一開始就敲定了造型的大方向:“劇中人物(狐貍和狼)在屬性與性格上的變異和夸張,恰恰需要人物外形設計上作相應的變化。這種‘假’的藝術特性,要求人物造型高度凝練、集中,那種‘臉譜化’、‘性格化’的造型手段,正是我們所追求的。”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狐貍打獵人》劇照

              韓美林用變形手法極力夸張了影片角色的本質特點,膽小怕事的年輕獵人有一張蠟黃的臉,深深地腮溝,雙眼無神呆滯;而靈巧狡猾的狐貍,則有著一雙長長的眼睛,瞇著看上去似笑非笑。韓美林在角色的色彩把玩上也很有創意:兇殘的老狼,用了濃重的深藍色,鮮紅的舌頭時常舔舔嘴巴,有點危險信號的意味。膽小猥瑣的年輕獵人,用的是整體灰暗的色調,不過,在他的鼻端和臉頰兩側各加了一點紅色,一個臉譜化的丑角粉墨登場。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每個角色的造型都用了以不同形狀色塊組成人物的手法,色調差鮮明亮眼,略有西班牙野獸派大師馬蒂斯作品的味道,異國情調豐韻。
         
              華君武
              作品:《驕傲的將軍》《原形畢露》《黃金夢》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華君武(1915-2010)

              華君武是著名漫畫大家,但和其他人有點不一樣,人家都是美影廠聽聞畫風意蘊之聲,被邀請到廠里搞創作,而他卻是自己在家悶頭寫好劇本,去請美影廠的導演來拍攝。
         
              早在美術片創史之初,華君武就“混”進了美術片的隊伍。1947年,陳波兒看到華君武創作的一幅諷刺帝國主義者操縱蔣介石的漫畫《徒勞無益》,便嘗試將這幅漫畫試拍成了一段30秒的木偶片,插在新聞片《民主東北》里放映。華君武見識到了自己鐘愛的諷刺題材變成了“活動的漫畫”,深感有趣。自此,便開始動起美術片的腦筋。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驕傲的將軍》

              究其一生,華君武的漫畫題材都是與時事相關,尤其擅于把丑角描繪得入木三分,他的編劇意圖也偏愛于此。1956年,華君武用“臨陣磨槍”寫了個劇本,叫《驕傲的將軍》,拿到美影廠毛遂自薦。當時的廠長——同為漫畫界出身的特偉一看:你個搞漫畫的,講故事功底也很不差嘛!兩人一拍即合。之后幾年,手癢難耐的華君武,又編出《原形畢露》和《黃金夢》兩個同樣是以諷刺著稱的劇本,都被拍成了美術片,“漫畫大佬”華君武以編劇身份正式在美術片行當里掛起了招牌。
         
              程十發
              作品:《孔雀公主》《鹿鈴》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程十發(1921-2007)

             上世紀50年代,程十發曾到西南邊疆去體驗生活,對哈尼族、傣族這些少數民族的風情、手工藝品及奇異的南國風情十分迷戀,他意識到單靠寫實手法無法表達美感,故在作品中大膽采用夸張和想象,依據傣族民間長詩《召樹屯》畫了他連環畫事業的巔峰作品《召樹屯和喃麻喏娜》,這本40開冊頁的連環畫,曾在拍賣會上以1100萬元成交,創造了連環畫原稿拍賣的最高紀錄。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程十發為《孔雀公主》繪制的人物設計稿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木偶片《孔雀公主》劇照

              這部連環畫一經面世,即招來了美影廠木偶片組靳夕導演的側目,他也對這個傣族的民間史詩甚感興致,當即決定,木偶片《孔雀公主》的木偶造型設計非程十發不可。
         
              程十發在參與《孔雀公主》的造型后,幾十年里沒有再涉獵于美術片行當,直到1982年,水墨動畫的成熟引起了這位“程派”大師的注意。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鹿鈴》劇照

              程十發為了設計《鹿鈴》,特地親往四川成都體驗生活,把自己喜好的對中國水墨的夸張和想象盡數描繪。制作出來的造型和方濟眾制作的山水背景渾然一體,整個影片呈現出清秀淡雅抒情的特色。該影片1983年獲得文化部優秀影片獎和第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美術片獎,同年7月獲第十三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最佳動畫片特別獎。

         那些跨界動漫的繪畫大家

              行筆至此,不由得生出一絲疑問:當代中國動畫能否續寫輝煌?是疑問,當然也是期盼!希望當代藝術家、漫畫家、動漫工作者們能夠從老一輩藝術家們身上汲取營養與動力,譜寫出當代中國動畫的閃耀新篇章!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編信箱:shwbjb@zgzyw.com    聯系電話:18701276487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掃一掃 求關注

        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老年人_欧美精品视频综合网_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_一本久久视频免费
        <output id="cba2j"></output>

        <td id="cba2j"></td>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

          1.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