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cba2j"></output>

<td id="cba2j"></td>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

      1.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

        熱門收索: 李虹霖 秋拍 收藏 拍賣

        中國書畫網 > 藝術資訊 > 拍賣 >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來源:中國書畫網、雅昌等 作者:中國書畫網編輯部

              2020年,對于各行各業來說,無疑是十分艱難的一年,藝術品拍賣行業亦然。然面,無論世界如何變幻,藝術家的頂尖作品永遠是硬通貨。在2020年全年的藝術品拍賣中,市場熱門板塊、實力藝術家的精品力作人氣依舊不減,甚至交易價格不降反升。

              總體來看,2020拍賣的一個顯著特點是現當代藝術版塊十分受歡迎。不但億元作品的數量最多,大大高于拍前估值,并且有30余位中國現當代藝術家迎來了市場突破,刷新了個人拍賣紀錄。其中翹楚如曾梵志、張曉剛、周春芽和劉小東的最高價已經與在世的國際一線藝術家基本持平;王興偉、毛焰等中生代藝術家迎來了上漲,而賈藹力、郝量和黃宇興等“70、80后”藝術家則開始站上市場中心的位置。這些都證明了實力藝術家的市場韌性,同時,也從側面說明了疫情并不會阻擋收藏大家購買的熱情。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茲遴選過去一年中30位取得突破、刷新拍賣紀錄的藝術家及其作品,與讀者共同尋找市場正在發生的變化。

        No.1  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6》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 199×358.6cm 1996年作
        拍賣公司:北京永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08-18 前奏·永樂夏季拍賣會 現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咨詢價

        成交價:161,000,000 RMB

        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6》是北京永樂拍賣2020年夏拍“現當代藝術夜場”的封面作品,以6800萬元起拍,最終以1.4億元落槌于電話委托,加傭金1.61億元,超越2013年1.8億港元成交的《最后的晚餐》,刷新了曾梵志個人拍賣紀錄,同時也創造了中國當代藝術品的最高拍賣價格!
         
        “面具”是曾梵志獨創的藝術符號。上個世紀90年代,曾梵志選擇離開武漢來到北京。面對陌生的城市、截然不同的生活,曾梵志創造出風格獨具的“面具”系列繪畫,試圖通過描繪“面具”去揭露社會的冷漠和可悲的生存本相。面具之上,呈現的是歡笑、冷漠、不屑、嘲諷、哭泣等不同神態,然而隱藏在面具之下的是千人一面的孤獨、恐慌、緊張、局促與不安。
         
        《面具系列1996 No.6》是曾梵志“面具”系列中極其罕見的多人群像畫作,也是其最具精神性和代表性的巔峰之作。
         
        畫中五男三女總共八人,一字型排開,身著成人衣裝,頭戴白色面具。他們手挽手正一同向前邁步,面具表情呈現微笑或大笑狀態,一派歡樂、陽光的景象。每個人都穿著時下流行的裝束,襯衫、T恤、裙子、皮帶、短褲、開衫都是從西方傳至中國的物品,種種都充斥著西方資本主義的影響。而有趣的是,畫中每個人物的脖子上都佩戴著紅領巾,進而使人群擁有了團結一體的意義。
         
        作品鵝黃色的背景象征烏托邦的新世界,但白色面具與每個人的獨特位置站立都暴露了現實的麻木、異常和成年人在社會中明確“站位”和身份的世故。
         
        曾梵志在《面具系列1996 No. 6》中完成了對自我的挑戰。作品的氛圍進一步純粹化,背景顏色逐漸從灰霾、土黃等較為混濁的色調往單純的紅、黃、藍三原色靠齊。這種大面積平涂在“面具”系列極為罕見。早期焦躁不安的人物動態變得和諧,但過分親昵的肢體語言,卻暗示了人物內心之間的無可奈何。熱烈、迷人的色彩與冷漠、疏遠、麻木等情感的完全對立讓畫面更具爭議性與沖擊性。
         

        No.2 朱德群《自然頌》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五聯屏)162x650cm  1983-84年作
        拍賣公司:香港蘇富比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07-08 香港蘇富比2020春拍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估價:咨詢價

        成交價:113,688,000港元

        朱德群是法國最高顧問機構法蘭西藝術院創立二百年來的首位華裔院士,亦是二十世紀當此殊榮的唯一華人。
         
        朱德群生于民初中國,三〇年代求學于國立藝專,1949年東渡臺灣,1955年以后旅居法國,其人生緊扣中國大陸、臺灣與海外華人的時代經歷。
         
        上世紀80年代開始,朱德群的繪畫邁向宏篇巨制。然面,由于工作室空間的限制,使得他在不同畫屏上創作,然后再組合它們?!蹲匀豁灐烦叻_到六米以上,乃朱德群唯一一幅五聯屏巨作,亦是私人手上尺幅最為宏大壯闊的朱德群油畫。把五幅畫屏聯接起來,而且要將每幅畫布的獨立空間數倍增大。對于藝術家而言,其難度絲毫不亞于單幅巨型畫布。這件多聯屏作品也有著特殊意義:它們著鏡子般反映藝術家的動勢,韻律和色彩從一聯延展到另一聯,或對稱、或律動;其筆觸解放了體積的輪廓,分析了光源,時而奔流不息、時而淵渟岳峙,有如流水淙淙,傾瀉而去。
         
        《自然頌》此畫創作于1983至1984年,正值藝術家重回兩岸三地、撰寫事業新章之際,除了蘊含臻至鼎盛的藝術靈光,更賦予家國民族復興的熾熱激情。以五聯屏方式呈現,呼應中國宇宙概念中的“五行”;另一方面,畫中對于自然的贊頌,亦是藝術家對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歡樂頌》的致敬。
         
        1987年,朱德群在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行大型回顧展,標志著他自1955年旅法三十二年之后正式回歸華人社會,《自然頌》即包攬此次展覽畫冊之封面及封底。1990、1991年,朱德群分別在法國城市克雷泰伊的伯歐金字塔、敦刻爾克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了展覽,《自然頌》為占據展場核心的首要作品。2010年,朱德群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行大型回顧展,《自然頌》依然是最重要的展覽巨作暨畫冊封面,足見藝術家對于本作的重視與滿意程度始終如一。
         
        2020年適逢朱德群誕辰一百周年,《自然頌》在蘇富比現代藝術晚間拍賣震撼登場,亦是其初次現身拍場,其特殊意義不言而喻。
         

        No.3 周春芽《春天來了》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 163×186.5cm  1984年
        拍賣公司:中國嘉德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08-17 中國嘉德2020春拍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15,000,000—25,000,000RMB

        成交價:86,250,000 RMB

        作為周春芽藝術創作的第一個探索系列,“藏族系列”主要涵蓋了他在四川美院求學的那段青春時光。周春芽和同學們外出采風,第一次去到了四川阿壩的紅原和若爾蓋一帶,在這些地方,周春芽看到了耀眼的藍天、青翠的草原,男人女人們的袍子和衣裙也顏色鮮艷。由此,周春芽陸續創作了一系列基于此地自然景觀與人文風情的作品。
         
        關于該系列作品在中國當代藝術史中的地位,藝術史學者、批評家呂澎曾有過這樣的評價:“周春芽一系列關于藏族生活的作品,都表現出了當時的中國藝術家們所認同的一種精神傾向。這種傾向最突出的特點在于,藝術家主動地將自己的藝術或內心需要同一種富于人情味和人道理想的題材結合起來……藝術家們開始有意識地學習和運用各種新的、帶主觀色彩的描繪對象的方式。”
         
        創作于1984年的《春天來了》是周春芽“藏族系列”中的重要作品之一
         
        《春天來了》并非單純取材于一個家庭,而是諸多素材形象的綜合,是在很多速寫、頭像和肖像寫生基礎上的創作。畫面正中的男人威武雄壯,上身顯露出結實的肌肉線條。在周春芽看來,他的身上洋溢著一種“彪悍、自由,凜然不可侵犯的感覺”。
         
        和目光投向遠方的男人不同,懷抱小孩的女人,母女倆的目光都直視著畫面之外,仿佛與觀賞此畫的人們對視。她的嘴角似乎微微含著笑意,而那個臉兒圓圓的孩子,眼神里則是兒童特有的懵懂與天真。這些表情與動作結合在一起,賦予整個畫面蓬勃的生機與神秘的美感。周春芽透露:那女子手中抱著的孩子,實際上是他照著自己女兒的樣子畫的:“畫的時候她才三歲,小時候她看著挺像藏族小孩,我就把她畫進去了。”
         
        褐色,是當時周春芽最喜歡的一個顏色。這個與泥土與大地緊密相連的顏色,也在《春天來了》中得到充分發揮,讓整個畫面呈現出一種明艷卻厚重的獨特質感:藝術家沒有突出強調人物的形體細節和虛實變化,而是通過褐色調的加入增強淳樸粗獷的視覺觀感,色塊堆疊出如同浮雕一般厚重的肌理。
         
        在周春芽心中,《春天來了》見證了一段值得紀念的歷史,“也是中國當代藝術非常重要的歷史。”無論是對于當時風華正茂的藝術家本人,還是對于當時的社會,那都是一個偉大的春天。
         

        No.4 張曉剛《血緣—大家庭2號》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油彩 畫布 180×230cm 1995年作
        拍賣公司:佳士得香港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2-02 佳士得香港2020秋拍 現代及當代藝術 晚間拍賣
        估價:38,000,000—48,000,000港元

        成交價:98,035,000港元

        張曉剛1977—1992年就讀于四川美院,并以《天上的云》、《羊群遠去》等作品開始為畫壇注意。當時的藝術思潮是以社會批判性的主流傾向為主,張曉剛的作品卻表現出強烈的個人情緒和對自然的感應,與周春芽、葉永青等人一樣,屬于鄉土繪畫中具有表現主義傾向的一脈。
         
        雖然較早被畫壇注意,但張曉剛真正里程碑式的作品是后來的《血緣-大家庭》系列油畫。在經歷了超現實主義和表現主義之后,張曉剛以1993年四川美院舉辦的“中國經驗”畫展為起點,進入了全新階段的創作,也就是最能代表他個人風格的“大家庭”系列。也正是這組作品與當時主流而略顯同質的藝術拉開了距離,開創了中國當代藝術尤其是肖像畫的新高。而張曉剛作品的拍賣記錄中,成交價Top15中有13件就是該系列作品,甚至成交價Top50也幾乎被這一系列的作品包攬。
         
        “血緣——大家庭”始于1993年,張曉剛旅居德國之后返回昆明看望父母,偶然之間翻到家人的一些老照片,個人記憶、時代烙印、家國命運交織、揉雜在一張張照片里,觸動了張曉剛的神經,他找到了鮮活的歷史,也找到了一直苦苦尋覓的中國故事。全家福與證件照是當時常見的照相形式,自五六十年代以來照相館就沿用這種模板化的圖式。張曉剛以此為素材,將老照片搬上畫布。作品畫面中的氛圍顯得頗為詭異甚至可怕,那一個個面無表情、眼神空洞、“千人一面”的三口之家,讓這些“單眼皮”成為了中國當代藝術中的標志性符號。
         
        《血緣—大家庭2號》是張曉剛《大家庭》系列的代表作品。畫中人物身著軍裝,無論服飾還是姿態均與當時的老照片無異。而張曉剛的筆下,每個人都是單眼皮,眼睛大而無神,人物表情木訥呆滯,姿態拘謹,眼神空洞又充滿恐懼。這是一張集體主義時期特有的臉,是你,是我,是當時的每個人。畫中人物變成一個個相似的符號,這也強烈地反映出當時的事實:集體主義只有一張面孔。構圖上直接采用了老照片的方式,剔除了一切具體性的背景。在圖像的處理上,則采用了扁平化的處理方式,摒除了當時比較主流的波普主義表現手法,在此基礎上并借鑒了民間藝術中的可用元素,平滑、內斂的筆觸,以及將激烈的情感因素克制、平抑之后形成冷色調、無表情的畫面底色,扁平的冷色調使所有人物都籠罩在記憶和時間的陰影之中,甚至就連人物本身都變成一個個扁平的影子。色彩的克制與隱退,記憶的克制與隱退,時間的克制與隱退,這些都成為張曉剛最獨特的藝術特色。
         
        可以說,張曉剛的“大家庭”系列是一幅關于時代的肖像。生活在那個時期的所有人都無法擺脫時代環境的影響,無論如何真實地去表現個人,都會在畫面中留有抹不去的時代底色,而這種時代底色是灰調的,就像北京的霧霾天,想擺脫卻終究無法逃離。而批評家呂澎曾經提出:在中國最具廣泛知名度的藝術家中,張曉剛屬于“內心獨白”式的藝術家,畫面中無處不在的集體與統一,恰恰是那個時代最個人的表達,通過強調集體的刻板與統一,折射出內心深處的抵觸與批判。但張曉剛對意識形態和流行文化的批判性不再是一種觀念的表達,而是具體化為個人,家庭的歷史經歷和生活狀態,可以說張曉剛真正找到了藝術觀念和文化意識的切入點,即感覺對象的實在性和具體性。他不是把社會現實和文化狀態的感受簡單地加以反射,而是通過中國人的具體生活經驗向內心追求,以肉身化的深度體驗和特征化的綜合語言去維護精神的獨立性和發出疑問的權利。
         
        此作于1995年亮相威尼斯雙年展,引起巨大轟動,以獨特的中國式美學刷新了世界對中國當代藝術的認知,成為了張曉剛藝術生涯乃至中國當代藝術史的重要轉折點。
         

        No.5 劉小東《戰地寫生——新十八羅漢像》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 200×100cm×18 2004年作
        拍賣公司:北京永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2-04  2020藝術品全球首拍 現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咨詢價

        成交價:80,500,000 RMB

        作為1990年代開始活躍于當代藝術界的“新生代”藝術家的領軍人物,劉小東的作品和同時代的藝術家的創作題材并不追求政治性的宏大敘事,而是專注觀察他者,關注近距離的日常生活,但這些最日常的片段簡單直接地映射出一個時代和一個階層的人物命運。
         
        劉小東曾說,“對我來說,安身立命的是寫生。”2004年起,他走出畫室,輾轉臺灣、三峽、北川、新疆和國外,不借助任何攝影圖片復制手段進行寫生創作。相比如今的日常寫生,當時的劉小東更加銳利,以藝術家的視角記錄這個時代普通人的生存面貌,創作了多件如今看來仍是他最耀眼的作品。
         
        2004年,劉小東走出畫室戶外寫生的第一件作品便是《戰地寫生——新十八羅漢像》。當時他受蔡國強之邀去臺灣金門參加“18個個展”——來自世界各地的18個藝術家要在這片曾經炮火連天的場域做個展。
         
        劉小東把自己想象成戰地畫家,去畫最難處理的軍事題材。他分別在兩個軍事基地觀察年輕戰士的日常訓練與生活,寫生對象為北京南苑機場附近的炮兵連、駐扎金門的臺灣士兵。畫面有每位士兵親手寫下的姓名、軍種、籍貫。他在大陸寫生九名大兵,又在金門寫生九名大兵,前后耗時三個月,形成新羅漢十八陣。
         
        《戰地寫生——新十八羅漢像》也成為劉小東寫生藝術的重要起點與代表之作。2008年的香港蘇富比春拍上,這件作品創下5573萬元的成交紀錄。
         

        No.6 嚴培明《上海兒童(雙面畫)》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銅板丙烯 180×126cm×21(正反面共42張)2010年作
        拍賣公司:北京永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2-04  2020藝術品全球首拍 現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咨詢價

        成交價:42,550,000 RMB

        以單色肖像畫為個人符號,長期游走于中法之間的嚴培明有非常強的個人氣質。在其作品中,不管是偉人、自畫像或者卑微的小人物,無一例外都是尺幅巨大,畫筆觸明顯,紋理細膩,氣勢撼人,充滿力量。他讓卑微者成為巨人,讓不可見者成為可見,使得作品超越了繪畫領域,轉化成為一種透視批判社會的公共媒體。
         
        《上海兒童》全套作品共計二十一幅,是嚴培明專為2010年上海世博會法國館所做。畫作的正反兩面皆繪有一名兒童的肖像,最終呈現的效果是共計四十二名兒童肖像被展示于觀者面前。這些都是上海世博會建設者的孩子,即都是農民工的孩子。他們或大笑、或哭泣、或憤怒、或平靜,帶著各式各樣情緒的臉龐,以赤裸且有力的視覺效果和集體化的方式出現。
         
        一張張飽含各種故事的面龐中暗含了藝術家對社會的發問,也是底層的邊緣小人物對公眾的發問,現實對歷史的發問,是對人性和社會的深刻注解。
         
        此作以2800萬元起拍,3700萬元落槌于電話委托,加傭金4255萬元,刷新了藝術家拍賣紀錄。
         

        No.7 王興偉《八五后標準表情》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 150×200cm 1995年作
        拍賣公司: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0-16 北京保利15周年慶典拍賣 現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咨詢價

        成交價:31,625,000 RMB

        《八五后的標準表情》創作于1995年,是王興偉早期代表作之一,亦被視為早期中國觀念繪畫的里程碑,數度得到藝術界的廣泛關注和熱烈討論。
         
        在此畫中,王興偉特別構建了一個醫院場景,背景中病房門上的形象截取自四位中國藝術家的經典作品,從左至右分別是:蔣叢憶的《人的風景》(1994年)、何森的《紅旗下的情侶》(1994年)、方力鈞的《1993 NO.6》(1993年)和劉煒的《情人》(1991年)。前景中躺在擔架上的則是曾梵志在《協和三聯畫》系列作品中的經典形象??梢哉f,王興偉以一種調侃的姿態,對當時中國藝術國際化的話題和藝術家狀態進行反諷和批判性的回應。然而,所有的形象都能追根溯源,有據可依,并非藝術家自行創造。藝術家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現成圖像”資源的挪用是有些許嚴肅意味的,與故意夸張、變形的漫畫式的挪用有區別。當然,他的調侃并非是針對個別的、具體的藝術家進行的,而是出于一種對于創作和生存狀態的觀察。
         
        該作曾是尤倫斯舊藏,2011年曾在香港以458萬港元創下了當時的藝術家拍賣紀錄。本次拍賣中,此作從800萬元起拍,最終以2750萬元落槌,加傭金3162.5萬元,刷新了王興偉個人拍賣紀錄。
         

        No.8 毛焰《蘇童、常進、魯羊、李小山》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 200×300cm 1994年作
        拍賣公司: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0-16 北京保利15周年慶典拍賣 現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28,000,000-38,000,000 RMB

        成交價:31,050,000 RMB

        說到中國當代藝術中的肖像繪畫,毛焰是一個繞不開的人物。
         
              我要試圖去進入那個場景,去感受他們真實的內心,看自己在他們的場景中是否有深深的觸動,這是我的創作終極目標。——毛焰

        這件作品創作于1994年,高200厘米,寬300厘米,是雙聯油畫,由兩件200×150cm的畫作組成,這是毛焰90年代最大尺幅的油畫作品,也是毛焰創作的唯一一幅雙聯畫。
         
        南京這個城市非常市井,又很包容,是一個可以大隱隱于市的地方:個人獨立自由發展所需要的基本養分和空氣較充足而新鮮。
         
        此作畫了20世紀90年代南京的四位文藝界的靈魂人物——作家蘇童、畫家常進、詩人魯羊、批評家李小山。畫中四位站立在一片虛空之中,倔強不羈,特立獨行。四人都有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們只想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
         
        蘇童是中國文壇“先鋒派”主將、“南方寫作”的代表人物。蘇童和毛焰一樣,都是在北京讀的大學,毛焰是中央美院,蘇童是北師大。大學畢業,二人既沒有留在北京,也沒有回到家鄉,而是選擇了陌生城市的同一所學校——南京藝術學院。蘇童最早的工作是南藝工藝系的輔導員,毛焰從畢業至今,都一直在南藝美術系,也就是現在的南藝美術學院。而毛焰創作此畫時(1994年),蘇童正是如日中天。他的小說《妻妾成群》被張藝謀改編成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在4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獲得銀獅獎,還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文以影貴,這讓他從小圈子里激賞的嚴肅作家一下子成了路人皆知的文學明星。
         
        蘇童穿一件式樣新奇的藍白鑲色襯衫,這件襯衫有一個很醒目的藍色衣領。他用左手的手背撐著自己的胯部,微微探出頭,眼神定定地盯著你看——不僅是盯著你看,他的目光包圍著你。蘇童的臉部像陽光打在水面上一樣波光粼粼,這也是毛焰這個時期標志性,也是其獨一無二的繪畫語言。毛焰的光線既是視覺上的,又是精神上的,讀懂了毛焰的光線技法,也就讀懂了他的繪畫語言。
         
        蘇童旁邊是常進,出生于1951年,是四個人當中的老大哥,也是四個人當中唯一的老南京,生于南京,下過鄉,插過隊,吃過苦,在太湖邊的農村度過了漫長的歲月。常進最欣賞英國作家和美術評論家羅斯金的名言:“缺乏精微的感覺,便是粗俗。”精微不同于細致,細致是物理的,精微是精神的;細致是外在的,精微是內在的。常進和毛焰對于深邃、微茫、精微等內在感覺都有一種共同的偏好,且屬于對繪畫有一種道德要求的人,寧可孤往獨行,也不能容忍以社會性標準凌駕于內在的繪畫標準之上。九十年代,常進畫過很多彩墨風景,把自然空間的遠近轉化為心理空間的虛實,畫面也染上心理的顏色。
         
        畫中,常進穿得最多,他著一件西裝外套,兩個手背在身后,嘴唇很薄,單眼皮,毛焰創作此畫時,他已經43歲,臉上有一種中年人少見的干凈,是一個敏感、克制、沉默的人。他的臉上同樣有斑駁的光影,好像在初秋的陽光之下,穿過一片樹蔭。
         
        雙聯畫的另外一半畫的是魯羊和李小山,他們倆襯衫的顏色一紅一綠,站姿一正一側。畫中魯羊著墨綠色襯衫,敞著上面的兩粒紐扣,露出胸口用紅線掛著的一塊綠色飛鳥狀吊墜。他的雙手環抱胸前,用左手中指和食指的指端夾著一支香煙。他的神情和體態都顯得無比自信而堅定。
         
        魯羊是江蘇海安人,毛焰創作此畫時,他31歲,是一位詩人,也是一位徹底的虛無主義者,他甚至認為:“人在有生之年的任何行動都是虛無的。”他是中國社科院的研究生,分配至江蘇文藝出版社任編輯,和毛焰、蘇童一樣,在畢業分配時,他選擇了南京。這樣,畫者毛焰,被畫者魯羊、蘇童,三個在文學和藝術上野心勃勃又無比堅定的年輕人,相隔三四年,不約而同地從北京匯聚到南京。
         
        魯羊曾宣稱:“我關注奔忙于生活中的人們所忽略的東西,去填補過于干硬,裂紋縱橫的人類世界,找到對自身生命的審視。”毛焰引以為知己:“與魯羊的交往,我覺得我們倆的作品,他的小說、詩歌,我的繪畫,我發現我們的作品愈來愈像。講起來這是一種對語境的特別要求。它不是一個很普遍的東西,它是一種個人的要求。”
         
        李小山是南京當代藝術的精神領袖和靈魂人物,如果沒有他長期的努力,在傳統勢力如此強大的南京,恐怕當代藝術不會擁有現在的版圖。
         
        李小山比毛焰大11歲,也是這件作品所參加展覽的提名批評家之一。小山和毛焰的關系,類似作家左拉和畫家馬奈,左拉寫馬奈,馬奈畫左拉;也有點像詩人亨利·米修和趙無極,米修對趙無極推崇備至,趙無極視米修為自己的密友和mentor。從1991年到1996年,毛焰多次畫過李小山,最著名的有兩張,一是1992年創作,并參加廣州雙年展獲學術獎的《小山的肖像》,尺幅是170×100cm,另一件是1997年創作的《小山的側面》,尺幅是61×50cm。而與上面提到的另外兩張李小山肖像不同,毛焰這張畫中的李小山,敏感而脆弱,他的消瘦與旁邊魯羊的強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的右手輕輕握拳,臉上有許多斑駁的光影在恍惚處隱現,他似乎有所期待,卻又無從寄托,他期期艾艾,溫情脈脈,欲說還休,借用魯羊的語言,這是一種“溫柔如痛”。

        毛焰用塑碑立傳的恢弘尺幅,生動刻畫了作家、畫家、詩人、批評家的群像,表達了他以及他的朋友們,這個因理想和信仰而聚集的知識分子群體對自身尊嚴的敏感和精神信仰的永恒追求,畫出了一個時代的精神群像。而這件站立肖像中的人物看似平靜樸素,實則人物微妙變化的內心情緒和精神世界被實打實地表現了出來。正如毛焰自己所說:“語言有一種微妙的境界,它甚或是藝術問題里最輕、最隱蔽的東西,但獨一無二的語言是需要藝術家自己來提煉的。我的作品表面上看了無波瀾,但創作過程卻如履薄冰,藝術家的自信恰恰是建立在這種小心翼翼、從始至終保持高度敏感力的狀態中。”
         
        毛焰1994年畫完后,把畫就運到北京,參加了當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94美術批評家年度提名展”。在此展中,毛焰獲得了學術界的認可,天才之名,從這一年鵲起。兩年后,還是助教職稱的毛焰成為中國油畫學會最年輕的理事。從此以后,他一個人就代表了中國油畫的一個方向,一個人就是一座城堡,一片山林。展覽結束后,此畫沒運回南京,直接被人收藏,而這一藏就是26年。
         
        這件巨大的群像在今年浮出水面,將一個26年前就已經發出的重要信號再次強調出來:在任何時代,對理想和信念的堅守,都不會孤獨。
         

        No.9 趙半狄《在那個早晨》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布面油畫 200×190cm 1990年作
        拍賣公司: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0-16 北京保利15周年慶典拍賣 現當代藝術夜場
        估價:25,000,000-35,000,000 RMB

        成交價:28,750,000 RMB

        《在那個早晨》創作于1990年,是趙半狄早期十件“古典時期”作品之一,曾于1993-1994年參加重要的中國當代藝術海外展覽“中國前衛藝術展”。在創作之初,趙半狄希望可以通過這件作品,將他多年在中央美院學習的記憶,對藝術的理解,對生活的體悟,做一個最終的總結,并把他心中的形式和內容,技巧與布局,做到完美。
         
              “當《在那個早晨》完成時,我覺得我做到了。”——趙半狄

        畫中所呈現的是一個平淡無奇的早晨,酣睡在床上的女青年正怡然自得地安于閑散悠然的精神狀態之外。窗外的光線溫暖而誘人,尤為彌散出微弱的神性氣息。在這種充滿神性的氛圍之下,抑或我們可以夸張地想象作品已經完全超出了現實的時空,而是一個超然于現實的存在,靜謐美好,遠離現世的嘈雜與紛擾。
         
        無論是作品名稱還是內容,《在那個早晨》都似一種不經意的表達,一種全然直覺的流露。然而,在看似隨意、無趣的選景和題材之上,趙半狄都付以專業且真誠的寫實表現。此畫乃選用了拉斐爾前派藝術家米萊斯的名作《奧菲利婭》中半弧形構圖,從而便于在整體的層面搭建出一個浪漫和諧的氛圍。這是趙半狄90年代前后的創作中,唯一采用拱形構圖的作品,是趙半狄最早對古典主義儀式感的探討,也是他第一次將完整的學院式構圖打破,賦予“構圖”這件事本身以意義。而作為靳尚誼先生最得意的門生之一,趙半狄在采用純熟精深的寫實技法之外,對畫面中的每個物象及其細節也追求“古典美感”。如,即便是暖氣片這樣普通人眼中粗糙乏味的物件,趙半狄都進行了精心設計:“我是當做裝飾來使用,它很優雅,就如同鋼琴琴鍵一般。這是我對美的記憶和遵循。”
         
        在“隨意”和“精益”這對看似矛盾的關系之中,實質上也從更具有寓意性的層面透露出藝術家感同身受的集體性困惑與無奈。若細細體會兩者之間的微妙關系與張力,便能體味出一種“青春的殘酷”和“邊緣的神性”,“或者一種邊緣的知識分子意識和政治情感,而不是一種批判現實主義精神。”寫實僅僅是語言形態,其精神內核在于深刻傳達了一種在特定的時空、現實環境當中,基于個體經驗的迷惘和失語,一種具有普遍意義的“人類境遇”,而這種“人類境遇”又因畫家高超的藝術表現力而獲得了一種無與倫比的美感。
         
        在抽象繪畫、裝置藝術、新媒體藝術等多元創作方式已然勃興的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趙半狄的寫實繪畫就創作手法而言,似乎與前衛藝術毫不相關,但卻得到了荷蘭籍策展人戴漢志(Hansvan Dijk)的高度認可。1993年,戴漢志選擇《那一個早晨》參加其在柏林世界文化宮策劃的“中國前衛藝術展”,并在歐洲作巡回展出。意大利策展人、藝術批評家莫里卡•德馬特(Morlica Dematt)曾對趙半狄做出過至高的評價,甚至上升至神話的層面:“就像希臘神話中的伊卡洛斯神一樣,趙半狄并不厭惡世間的普通事物,事實上他嘗試在他的作品中表現這些事物。藝術家已經做好了準備,任憑其想象力馳騁,讓一切事物變得高雅而超凡脫俗。”
         

        No.10 顏文樑《南湖旭日》

         2020突破市場刷新拍賣記錄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家TOP30(之一)

        纖維板 油畫 42×71.5cm 1964年
        拍賣公司: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時間:2020-12-05 中國嘉德2020年秋拍 二十世紀藝術夜場
        估價:7,800,000-12,000,000 RMB

        成交價:27,830,000 RMB

        《南湖旭日》是顏文樑1964年在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授課期間所作。
         
        南湖紅船在中共建黨歷史中有特殊意義。1921年7月,董必武等中共“一大”代表們在上海秘密開會時突然遭到法國巡捕搜查。他們輾轉抵達浙江嘉興,在南湖的一艘絲網船上完成了大會,通過了《中國共產黨黨綱》并正式宣告了黨的誕生。顏文樑在《南湖旭日》一畫中描繪的便是當時中國共產黨在南湖“紅船”上光榮誕生的一刻。顏文樑還曾為了此作賦詩:
        旭日東方照耀紅,煙迷雨蒙盡消空。燎原火自星星始,革命洪流起涌中。
         
        《南湖旭日》是尚可流通的唯一一件顏文樑建黨題材作品,極具經典性與珍稀性。以600萬元的價格起拍,經過數十口激烈競爭,以2420萬元落槌,加傭金2783萬元,大幅度刷新了顏文樑的拍賣紀錄。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編信箱:shwbjb@zgzyw.com    聯系電話:18701276487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掃一掃 求關注

        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老年人_欧美精品视频综合网_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_一本久久视频免费
        <output id="cba2j"></output>

        <td id="cba2j"></td>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

          1. <td id="cba2j"><ruby id="cba2j"></ruby></td>